神學生郝迎旭蒙召見證

神學生郝迎旭

到目前(4/5/2018)為止共收到奉獻款項$0.00。

請按下面的按鈕,您將會轉到芝華宣道網上奉獻的頁面。

奉獻時請確認在"備註"一欄內註明“SSP1803”

網上奉獻

我的蒙召是一個有點曲折的故事,如果用一句經文做註腳,那就是提摩太后書2:13 ——“我們縱然失信,他仍是可信的,因為他不能背乎自己。”

上帝賦予我很強的憐憫心和正義感,大二時起,我就渴望成為一名記者,報導不公的現象,為弱勢群體發聲,把視線、資源引導向值得關注的領域,所以我開始著手申請美國的新聞學院。但信主後,我漸漸意識到,報導帶來的改變是暫時的,只有人心變了,社會才會變,而只有神才能改變人心。 2013年3月受洗後,神也一步步帶領我對自己作為蒙恩罪人的身份有了更多體認,對神的愛和恩典有了更深經歷,也感動我要與我的同儕同得福音的好處,並通過團契和在學校裡接觸新朋友的方式服侍到一些人。 2013年秋天,我當時參加的門訓課程的最後一課是關於基督徒的身份和使命。那個時候,通過希伯來書11章和馬太福音第28章,我第一次真正意識到,我的身份是天國的公民,在世上不過是客旅,而我人生中最大的呼召就是神賜予的大使命——傳福音給萬民,為他們施洗並建造他們成為主耶穌的門徒。若從永恆中註目今生,這是最有價值的事情。那個時候我就立志,不管我做什麼樣的工作,做記者或者其他,我都要在我所在之地來見證神、領人歸主。那個寒假我在讀聖經和讀一些屬靈書籍時,一直被提醒,要傳福音,這是最重要的事。可以說,那個時期,神透過我的理性呼召了我,但是我難以放下自己的夢想和計劃,也難以設想如何說服家人同意我做校園事工。

2014年1月,大四最後一個學期開學前,我參加了團契的學生同工退修會,在查考加拉太書時,保羅的蒙召經歷和他對基督的熱忱委身深深觸動了我:他不以自己的身世、地位、學識、成就誇口,只誇基督的十字架;他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他以認識主耶穌為至寶;他知道自己作為罪魁,蒙了何等大的恩,所以他既蒙召就順服;他不為討人喜歡,乃是持定自己作為基督的僕人的身份。儘管我深受觸動,並且也知道大學校園中有極大的福音的需要,要收的莊稼多,做工的人少,但是當時我正在等候美國新聞學院的申請結果,如果神也開道路讓我出國讀書的話,我該怎麼抉擇呢?開學前的那個禮拜天,我去了一個之前從未去過的教會聚會,正好趕上了帶領我信主的同工在教會的差譴禮。那天的講道信息來自阿摩司書7章,其中第14-15節中,阿摩司說,他本來是牧人,又是修理桑樹的,但耶和華選召他,使他不跟從羊群,而是去向以色列民說預言。神透過那天的講道問我,我祝福你,賜給你羊群,但你有沒有本末倒置,跟隨你的羊群、卻不跟隨呼召你的主?扎心的信息後,是那位同工的差遣儀式,我們唱《我願為你去》,為她按手禱告。 “成為我的異象,榮耀救主,讓萬國的榮華盡都失色…… 讓聖火燒盡邪情和私慾,因為我願為你去…… 賜我勇敢的心一無畏懼,因為我願為你去。”在那個過程中,我不能自已地痛哭流涕,彷彿當時被差遣的是我一樣。這一次,神在情感上呼召了我。

儘管已經在理性和情感上被神呼召,但是當我收到我的理想學校美國西北大學新聞系的錄取信和一萬美金的獎學金時,我還是難以用意志去果斷跟隨神。我的設想是推遲一年入學,花一年的時間服侍校園團契,然後去美國讀書。這樣大概也算不辜負上帝的呼召和賜福吧?而且我想,等我學成歸來,我再去傳福音、做見證,大概會更有說服力。但這個糾結的過程也讓我看到,我還是在以基督以外的附加價值誇口,並且我看似向神擺上卻並非全心全意、而是扶著犁向後看,還有我害怕面對父母的反對和親友的不解、我想討人喜悅甚過討神喜悅。我給自己設立了一個半月的時間去禱告,弄清楚神的心意。但當我給了神ABCD的選項時,我很難聽見神要給我什麼。當我為自己設立的禱告期限臨近時,在一個星期六,我和一位弟兄一起帶領一位慕道友小組學習,那天的內容是過聖靈充滿的生活。那位弟兄分享到,如何能經歷聖靈充滿?先要倒空自己,放下自己的意見和籌劃。那一瞬間,我轉頭望著窗外,對神說,主啊,我放下我自己一切的選項,求祢的心思意念來充滿我,祢給我什麼答案,我就以那個答案為準。在我做完這個禱告之後,我聽到一個聲音對我說:那現在就放下一切來服侍我吧。我在心裡點點頭,一股出人意料的平安充滿了我。那天晚上回到宿舍,我就給四所給了我錄取信的學校都發了拒信。

那之後,我回到家里和父母溝通了我的決定。儘管我做了好幾天的鋪墊,但聽到我彷佛“自毀前程”的決定,他們震驚、不解、氣憤、失望、擔憂。儘管之前他們對我的基督信仰持中立態度,但那時他們覺得我信得“走火入魔”,無異於被“洗腦”而“誤入歧途”。大概兩個多月的時間,我和他們“拉鋸戰”,試圖讓他們理解我的決定,他們則試圖扭轉我的決定來“挽救”我,那兩個月對我們來說都是特別痛苦和煎熬。我埋怨神,為什麼祢不給我開道路呢?當我看到父母的情緒和健康持續受到影響,我才發現原來我並沒有數算好代價,我的信心並不如我想像中那麼紮實。他們的痛苦讓我更加痛苦,直到我覺得我無法繼續承受。 2014年6月底的一個晚上,我跪在床上哭泣,主啊,主啊,對不起,我以為我能夠一次獻上永不收回,可是才兩個多月的時間,我就已經撐不住了,我要收回了,我要當逃兵了,我暫時沒辦法全職服侍祢了。我心里哀傷、羞愧,打開手機上的聖經,閉上眼睛,隨意觸擊屏幕,希望神能給我一個回應。當我睜開眼睛,就看到了這句經文:“我們縱然失信,他仍是可信的,因為他不能背乎自己。”我一邊流淚,一邊感到心裡受了極大的安慰。我想,我的確軟弱、跌倒了,但如果神的呼召是真的,祂一定會把我再帶回祂為我預備的道路上。

因為拒絕了所有錄取我的新聞學院,我面臨著畢業即失業的窘境。父母建議我考公務員,但是我覺得一是神從來沒有給過我那方面的感動,二是那樣就很難再走出體制來做全職服侍。所以斟酌再三,我決定還是繼續申請出國讀書,父母也很通達地願意繼續支持我。那個時候,一個朋友建議我詢問被我拒絕的學校,看他們還願不願意要我。我就問了西北大學。郵件發出後如同石沉大海,等待期間我去了另一個城市短宣,回來後的一天,我心中非常憂悶,抱著吉他禱告了一個多小時,神讓我看亞伯拉罕獻以撒的經歷,好像對我說,你把你的夢想、你最親愛的家人沒有留下不獻上給我,我會帶著祝福加還給你。我的心里大得安慰,知道不論我的前路如何,是留在中國工作還是去到美國學習,神都為我預備了最好的路,祂必親自帶領我。禱告完,我隨手看了一下Gmail,就看到了西北大學新聞系的郵件赫然躺在我的收件箱裡——他們同意讓我推遲一年去讀。 (當時他們撤去了給我的獎學金,但是神的供應何等奇妙,在我來年辦簽證期間,他們又同意把獎學金原額給我。)

那段經歷看似是兜兜轉轉後回到原點,但回頭看,在神手裡沒有被浪費的時間。那一年,我侍奉校園團契,在傳福音、關懷牧養、與同工配搭方面都積累了更多經驗。更重要的是,在那一年裡,我和上帝的關係也有了更多突破,我學會更多等候神、順服神、透過禱告與上帝同工,也更多經歷了聖靈更新和醫治的工作。我和父母的關係也有了新的突破,上帝帶領我就我傷害他們的地方向他們悔改,幫助我更敬重他們,也讓我們的關係更親近。

2015年8月底,我從家鄉出發去北京飛往芝加哥,起飛前,往窗外一瞟,我看到了彩虹。兩道。我一下子眼淚就流下來了。我看著那兩道彩虹,彷彿聽到上帝對我說:孩子,平安地去吧,不要害怕,不要憂慮,不管你去哪裡,我都與你同在。我在過去怎麼樣與你同在,你去美國後我仍繼續與你同在。上帝是信實的,2015年9月來到西北大學後,祂也為我預備了屬靈的家。我一邊學習新聞報導與寫作的技能,一邊積極參與西北大學校園團契的各項活動,在團契和教會裡繼續打磨服侍的心態和技巧。

在2015年底的芝加哥華人基督徒大會上,神帶領我認識了日後成為芝華宣道全職同工的Hannah姊妹。 2016年秋天,我受她邀請製作了新一年基督徒大會的宣傳片。那時我剛從西北大學新聞系畢業,也在禱告中繼續尋求上帝對我未來道路的帶領,是作為一個基督徒記者做光做鹽,還是成為全時間的傳道人。感謝主,祂為我預備了兩份實習,讓我在實踐中探索祂的心意。我以社交媒體實習生的身份加入了芝華宣道新媒體團隊,與此同時,我也在專注社會公義議題的Chicago Reporter雜誌做視頻和圖片新聞。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現即便做社會新聞很有意義,卻無法使我的心得到滿足,如果我每天要花8-10個小時用於工作,我十分渴望全部用來做和傳福音、建造門徒直接相關的事上。

2017年3月底,我再次明確,神的確呼召我為福音擺上、全職服侍,我求神幫助我不退卻地回應。經過3個月的禱告,我比較有平安地確定,神目前給我的負擔是留在芝加哥繼續服侍我已經在服侍的教會和機構,即新生命教會橋港區國語堂和芝華宣道,前者有志於服侍芝加哥百分之一的中國留學生,後者有志於跨越文化、代際和傳播方式的界限,聯合眾教會、完成大使命。雖然我很想立馬能夠直接開始全職服侍,但是條件暫時不允許,所以7月份我開始著手申請慕迪神學院,打算一邊做裝備一邊做事工,也繼續探索我以後長期的事工方向。感謝主,遞交申請兩週後,我就拿到了錄取信,8月底,我開始了在慕迪的學習。

從2014年初次蒙召,到2017年委身回應,三年間,對於福音使命的熱心從未離開過我。神也的確為我開了道路,祂不僅帶領我進入神學院讀書,也在我父母心中動工。雖然他們極不願意我讀神學,更不想我全職服侍,饒是如此,因為過去三年中我們的溝通變得更加敞開、信任度增加、關係也更親密,再加上我這次並沒有像之前那樣“先斬後奏”,而是提前就開始為和他們的溝通禱告,也在申請過程中不斷和他們溝通,所以儘管他們不認同我的選擇,但是勉強能夠尊重我的選擇,並且這兩個學期也是他們在經濟上支持我。雖然他們的態度時常反复,我也時常感到很有壓力,但是為著神已經成就的,我已十分感恩。我也切切祈求,願呼召我的恩主,祂親自保守我心中的純正,保全我所交付祂的、特別是我的父母,好叫我能持定祂對我的呼召,忠於祂對我的託付。

請按下面的按鈕,您將會轉到芝華宣道網上奉獻的頁面。

奉獻時請確認在"備註"一欄內註明“SSP1803”

網上奉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