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學生陳洋個人見證

神學生陳洋

2021-07:陳洋的家書2021-07:陳洋春季期末分享信2021-01:陳洋籌款信2020-12: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

請按下面的按鈕,您將會轉到芝華宣道網上奉獻的頁面。
奉獻時請確認在"備註"一欄內註明“SS2001”

芝華網上奉獻

1. 个人信主见证

2006年进入中国偏远西北地区上大学的我,很开心可以远离破碎的家庭关系,开始自己的人生。但是新环境,甚至新文化(少数民族地区),让我措手不及,深感内心的不安全感,也对人生路途充满迷茫。带着这样的感受,我遇到了一位学园传道会差派到中国西北开辟新事工的宣教士Alecia。她让我将中文的四个属灵原则翻译成英文讲给她的整个过程使我绞尽脑汁——第一次看到中文版福音的我何谈将这未知含义用我那么有限的破英语翻译出来?但是最后她补充和解释的经文希13:5b却触碰到我的内心深处:主说,我永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我何等需要这样的应许和安慰!那时我就犹豫着对自己说:要不,试试吧?

信主容易改变难。形式容易学,内心世界观和价值观的重塑是极大挑战。我在每次团契和校园之间的“信息”冲突中找到Alecia,分享我的困惑、挣扎、挑战。她给我很大的耐心,总是先在陪伴中聆听,在最后尽可能解答我的问题。她也挑战我假期回家乡给亲朋好友10个人传福音。当我回来告诉她我没有完成任务,不过我的妈妈和妹妹听完福音就信主了的时候,她惊讶又喜悦地肯定我的顺服。上帝借着这个姐妹给我很多的爱和真理的教导,她也很珍惜和我之间的跨文化姐妹情谊——2008年她离开中国前告诉我说,如果打个比喻,我对于她而言,就像是主所爱的约翰。

2. 侍奉蒙召和宣教的异象

a. 门训

上帝在我生命中做事情从来不是从天而降那么突然。早在学园传道会宣教士Alecia对我进行门训栽培的时候,我有一次和她一起祷告之后告诉她我觉得她荣光焕发,她就逗我说做“missionary”都会这样,也鼓励我做“missionary”。我当时就嘴一撇:我才不要。学园传道会的团契很强调传福音,也把大使命作为学生门训的核心。在一次的团契时间,团契的另外一个宣教士给我们放未得之民的影片。当我们看完后,他一个一个问我们:如果神要你去这些遥远的陌生族群中去传福音给他们,你去不去?我和很多人一样说:如果神让我去,我会去。可是我心里在想:“虽然我知道这些人没有主耶稣很可怜,我也不停地流眼泪,可是去到他们当中多吓人多挑战啊,我才不会‘主动’去嘞,我说的是‘神要我去’的情况下!还好现在神没有要我去!”不知道多少人还记得这个在神在人面前的承诺,而我,虽然心里害怕也不愿意,却不知道怎么地就将这个画面印在了心里。

b. 浅尝侍奉

2012年夏天,我的研究生生涯临近毕业的前夕,在一次教会的非正式聚会中,我突然被神提醒,自己在研究生备考阶段跟神有过一个祷告誓言——如果神祝福我,给我在研究生院学习的机会,我愿意毕业之后花两年时间全职服侍神。经过百般挣扎,我放弃自己想要毕业找工作赚钱的想法,决定用信实回应神——我要还愿。接下来跟教会沟通之后我又受挫,也遇到许多弟兄姐妹的质疑——很多的声音都在说,小小年纪的你没有呼召就不要躲在教会里享受安逸,应当去社会上历练;年纪轻轻干嘛不去赚钱,父母家庭还等着你赡养呢……这些质疑和困难让我头脑昏沉,心里煎熬。可是当我百般挣扎之后,再次回到神面前,我的感动还是决定还愿。那段挣扎、等候的期间,我自己读经时有两处经文都让我有平安,让我知道,如此去做,虽然人看来并不必要,但其实是神喜悦的。其中有一处是诗篇50:13-14里面的句子——“我豈吃公牛的肉呢?我豈喝山羊的血呢?你們要以感謝為祭獻與神,又要向至高者還你的願。我也将这件事情告诉已经信主了的妈妈,让妈妈和我一起为此祷告,看神如何透过教会来回应我,来决定。谁知妈妈告诉我,不信主的爸爸居然评价说,神是不能得罪的呀。我为他的敬畏之心感恩!后来我就等来了教会收纳我做全职义工的决定,父母就顺理成章地接受了。

我在等候教会的决定的期间,於2012年研究生生涯结束,我毕业的夏天,跟随学园传道会的短宣队去往吉尔吉斯斯坦首府,配搭当地的宣教士办大学生夏令营,教中英文,同时做交流文化,待机会成熟时传福音作见证。当时首次参加跨文化短宣的我并没有感受到跨越文化的挑战和孤单,相反地却深感团队凝聚力的可贵,并为团队领袖和当地宣教士沟通时的谦卑聆听和顺服而感谢神。

短宣归来之后继续等待一周,我终于迎来教会同意接纳我做全职义工的最终确认,开始了两年的杂乱服侍——敬拜、探访、新朋友跟进、小组聚会、特殊聚集、同工会议记录等等。两年的深刻感受就是神“熬炼”。困惑、怀疑、不安全感、不被肯定等等诸多负面念头每天缠绕我。每次都是深深的祷告之后被主在十架上显明的爱所提醒,并因此站立起来。虽然很多的挣扎和破碎,两年之约结束后,我还是觉得,人生最有价值的事情就是服侍这位爱我的主,将生命浇奠在他所爱的人上。我深感教会在触动心灵的门训上力量的缺乏,想要接受装备,但是牧者提供的在国内地下神学院接受装备成为讲台传道的信息却并与我当时能够确认的神对我的呼召相一致。于是我开始了寻找海外神学院的机会。虽然已经有了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一纸邀请,然而面对妈妈的不愿意,还有自己的不确信,我跟神祷告说:我很想去读慕迪的灵性塑造与门训专业,如果你愿意让我去,就把慕迪的门打开;如果你把慕迪的门关闭,我就理解为,你不想要我出国读神学,我就哪也不去,留在国内。结果,虽然迟到了一个月,慕迪的通知书仍然到了!而那时,妈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也改变了心意。她说如果是神的旨意,她也没办法阻拦。所以后来虽然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完成筹款、申请签证很紧张,我却卯足了冲劲,因为我知道这是神的旨意!

c. 一路装备,一路侍奉,一路探索

虽然我跨越海洋成功来到慕迪读书,但是没有想到,神的道路高过我的道路,神的意念高过我的意念——在美国的跨文化生活的挑战完全是我意料之外。无数个在神面前流泪的日夜之后我终于有力量抓住神,开始适应这里的学习和生活。心态和生活渐渐稳定下来之后,第二年的跨文化事工的课程让我眼前一亮,心中一动。我在想,大使命作为门徒的终极呼召,怎么能回避呢?唯一的犹豫就是我自己的小信呀!而神的应许却是充足的,他也是与我们同在的!所以我就又将我所学的专业的方向改成了跨文化事工方向,心想:门训的神国背景当然可以是跨文化背景!

2017年夏天我通过一个差会去到阿尔巴尼亚的南部小城进行跨文化实习。两个半月的孩童夏令营生活,集体住宿的简单作息,烈日下和当地同工配搭做孩子王,努力学习语言、文化,生活、侍奉细节上的跨文化冲突,内心的孤独、挣扎,宣教士导师的聆听,其他国际义工的陪伴,走出低谷再次敞开生命等等,这些都是很宝贵的经历。充斥每一天的本地同工的肯定、临别时的不舍都对我继续在宣教路程上跟随主是一个很大的祝福。

2017年底的芝加哥福音大会也是我在寻求和确认神的呼召的路上的一個重要路标。一对宣教士夫妻在大会中分享了他们10年间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真实的宣教事工,非常震撼我的心。他们所呼吁的 “宣教是上帝对他儿女的终极价值观的呼召” ,让我想到,这不就是我内心一直想要顺服的感动吗?虽没有神给我一个异象或者一段经文,我却就是觉得这是神的心意啊!神啊,是你给我这样的感动,那我就把自己交给你了。虽然我这样软弱有限,但是我交给你来用!

当时是芝加哥时间2017年12月30日。后来大会结束回来之后的第二天是元旦,当我发微信给国内的父母说新年快乐时,爸爸最近居然跟我说他“也是神的儿子了”。难道爸爸信主了吗?我发现祷告了十年,希望酗酒、家暴的爸爸能够信主,可是面对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居然不敢相信!后来我又跟妈妈确认,她说爸爸最近有一直跟她去教会,过去的这个主日刚刚做了决志祷告。这个“过去的这个主日”就是我的芝加哥时间2017年12月30日,我走上台前的那一个晚上!我清楚地记得,在我知道那个消息的早上,我灵修的经文是马可福音4章主耶稣和门徒在风浪中的船上,对以为要死在风浪中的门徒说:“为什么胆怯?你们还没有信心吗?” 当时我就抱着圣经哽咽了。与其说上帝借着这一切的巧合呼召我做宣教,不如说,上帝给我选择的自由,而当我决定之后,他用他的作为——回应祷告、救赎我觉得几乎不可能的人,也用他的话语,肯定我,鼓励我,向我证明我将一生所托付的他是多么的伟大,值得我所托!

2018年到2019年,我在参加了芝加哥本地一个教会的宣教士培训项目。在这一年当中,我们整个团队都生活在一个多元社区;团队成员在进行日常的个人生活的同时,也以团队的方式花时间一起祷告、培训、以及进入社区、接触多族裔的邻居、进行福音外展行动。这一年的服侍让我对在跨文化的团队中服侍跨文化的群体有了短暂却真实的体验,是我宝贵的祝福,但未曾想到的是我生命中的情绪的问题在压力中被放大,导致个人的内在生命和人际关系出现空前的危机。慈悲怜悯的天父借者许多的肢体扶持我,让我的生命在幽谷中不至于失落。当我开始接受主内心理辅导师的治疗时,我想,我的经历也有一定的代表性。在禾场上,有许多的工人,还有许多的创伤群体,都需要专业的心理干预。于是,我开始思考把心理咨询与宣教进行结合的可能性。带着试一试的态度,我申请了惠顿的心理咨询专业。让我意外和感恩的是,惠顿给了我通知书。同时,神也不断借者许多的肢体的鼓励还有支持,让我确认他的引领。目前我所能够领悟的神的带领就是,让我接受心理咨询方面的装备,成为以后侍奉的平台。

3. 学习计划

我计划2年时间拿到心理咨询的硕士学位。主若许可,预计在2022年夏天毕业,并随后考取心理咨询师资格证书作为侍奉的平台。